下一章   目录  设置

1、哭声 ...

  •   李曼青是被一阵哭声吵醒的。
      
      那哭声撕心裂肺,满含巨大的悲痛,悲痛得连她个旁观者听着都心酸不已,正是别人说的什么“闻者伤心听者流泪”……那人定是正在经历什么切肤之痛。
      
      她使劲揉了揉眼睛,想要看清到底是什么人在哭,但无奈手却酸软得抬不起来,像全身力气被抽干一般。
      
      像是干活累到精疲力尽一般,但自从家政公司辞职后,她就再未如此辛苦过了啊……当然,也有可能是重感冒了。
      想到感冒,她自嘲的笑了两声。
      
      不想,笑声没有,只从喉咙里“咯咯”的冒出两声来,像卡了痰一样,犹如一把陈旧的锯子在锯木头一般的粗犷难听。
      
      那哭声就顿了顿,有男声劝道:“老太婆别哭了,快瞧瞧曼青去。”
      
      李曼青只觉着这把嗓音熟悉得很,好像在哪里听过。这两年愿意同她说话的男人已经不多了,横竖都能数得出来,不是门口当保安的老刘,就是同在家政公司打扫卫生的老李。
      然而,他们都是云城市本地人,不是这种大山里的口音,倒像威城的乡下口音多些……而威城乡下,正是她一生悲剧的开始之处。
      
      李曼青悠悠的叹了口气。
      一双苍老的手就摸到她脸上来。
      
      李曼青吓了一跳,赶紧睁开眼来,看到的就是一张苍老的,沟壑纵横的脸,浑浊的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。
      “曼青醒了就好,醒了就好。”哭得久了,老太太沙哑着嗓子,也跟着悠悠的叹口气。
      
      见她仍大眼圆睁,一眨不眨的看着自个儿,晓得是悲伤得狠了,也才二十出头的小姑娘……以后几十年要怎么过?想着不禁愈发悲从中来,一把抱住她,“哇”一声又哭出来。
      
      李曼青被她哭声一震,终于回过神来,这是她以前的婆婆,是她前夫的亲妈,威城县大山沟里的罗翠珍……可她早在十年前就去世了啊!
      
      怎么就会见到她?李曼青难以置信,自己好好的在出租屋睡了一觉,醒来就见到已经去世了的前婆婆。
      
      “老太婆别哭了,我已经请隔壁建华去刘家村叫了大囡和姑爷,你赶紧去换身衣服……”
      
      “我呸!换什么衣服,丰年都没了,我就是穿成一朵花儿又有什么用?我可怜的丰年,好日子没过上几天,咋就狠心丢下你可怜的娘去了!”老太太又声嘶力竭的哭起来。
      
      李曼青心头一震!
      
      这时唐丰年刚死,是二十年前!她赶紧伸出手来看了看,这是一双白净修长的手,手背肌肤光泽有弹性,掌面纹理细致柔软,而不是在家政公司熬出来的粗糙老茧!
      
      她试探着叫唐老太太:“妈?”
      老太太顿了顿,好容易忍住哭声,也答应不出来,只两眼无神的望着她。
      
      看来真是唐老太了!太好了,她居然回到二十年前了,那时候她才二十一岁,才高中毕业两年,风华正茂!李曼青高兴得一把抱住她,又“妈”“妈”的叫了几声,激动得又哭又笑。
      
      唐老太以为儿媳妇傻了,忙双手拖住她的脸,看着她眼睛道:“曼青咋啦?可千万别傻了啊,丰年才没了,你可不能再出事儿……呜呜……”又哭起来。
      
      “妈,别哭了,咱们会好好的,我会好好孝顺你们,不让你们……”过早的逝世。上一辈子的唐家二老,在独子唐丰年去世后没多久也都去世了。
      
      凭心而论,在前世仅有的两年婆媳时光里,两位老人待她不错。因为她是高中毕业,在不识字的老两口看来已经是“高学历”了,人又生得白净秀气,在家里被父母宠着,嫁来唐家也颇得他们照顾。
      尤其是后来独自在外的二十年,历尽风霜,吃尽苦头,她才晓得,他们待她真的已经非常厚道了。
      
      而且,她还在唐家一片悲痛时卷走了前夫的赔偿金……无异于雪上加霜了。
      
      “曼青别哭了,你也劝劝你妈,咱们……唉,算了。”唐德旺一屁股坐凳子上,双手抱头说不出话来。李曼青现在还没被无止境的夜班摧残成老花眼,可以清晰的看见泪水大滴大滴的从老人下颌滚落。
      丧子之痛,即使是沉默寡言的农村汉子,也哭红了眼。
      
      李曼青试着动了动身子,感觉没那么酸痛了,赶紧下地,见床下有一双绣花的塑料底鞋……这种塑料鞋底已经好多年没见过了。
      
      四周看了一圈,只有左边墙角处摆了一张红木桌子,上头的红色油漆斑驳得可怜,桌上放了个被火烟熏得乌漆墨黑的茶壶。
      
      她挣扎着下地,走到桌旁,提起茶壶倒了一碗浅黄色的水,“咕噜咕噜”两大口喝光……太过瘾了!这种带着淡淡清苦味的苦茶水,她已经好多年没喝过了。
      而且唐家老太太是个勤快人,常说不能喝生水,家里每天都有温开水和苦茶水备着,现在喝进肚还是温热的。
      
      虽说茶水是温热的,但李曼青肚子却不买账,“咕咕咕”的叫了一阵,正好被唐老太听见,心疼的叹口气,道:“曼青别哭了,你都一整天没吃东西了,我……我去给你热饭。”可她自个儿的声音都是哽咽的。
      
      李曼青忙道:“妈你歇着,我去。”
      
      也顾不上老人家眼里的疑惑,三两步跑到隔壁的厨房去。她来婆家两年,几乎就没做过饭,老太太诧异也是正常。
      
      李曼青一面汗颜,一面将锅洞门打开,见里头还有老太太中午做饭时烧的木柴头,有一半灰灰的,她熟练的拿火钳戳下那层灰后,露出红通通的火头来,再拢一把碎叶子盖上去,拿篾编的火扇扇了几下,“轰”一声,火就燃起来了。
      
      习惯性的抬起左手来,她才反应过来,现在是在二十年前的大山深处,她没有手表,也不知道是几点钟。但看这还冒热气的锅灶,也就中午饭后没多久,不会超过两点钟。
      
      她忙打开灶旁的木头柜子,见里头放了几个青绿色的洋瓷大碗,端出来一看,有半碗酸菜炒的土豆薄片,还有半小碗凉拌的春芽……李曼青艰难的咽了口口水。
      
      她已经好多年没吃过太平乡的春芽了。
      
      正要洗锅热菜,突然就听见门外吵吵嚷嚷,有陌生的女人哭声传来,她刚要叫婆婆去开门,那木头做的大门就“嘭”一声被人从外头撞开了。
      
      

  • 作者有话要说:  新文报道,么么哒^3^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  • 网友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,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,且扣除1个月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