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5、第五章 ...

  •   从院长办公室出来,孟则知并不急着回去,而是折身去了图书馆。
      
      “生物化学、生物药剂学、药物分析……”
      孟则知一路搜寻过去,总算是在一个小角落里把自己要找的书给找齐了。
      办理好图书借阅手续,孟则知抱着书,出了借阅室大门,没成想一拐角正撞上一个人。
      
      砰地一声,两人手中的书落了一地。
      孟则知牛高马大的,倒没什么,只看见对面那人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,一个没站稳,转身向后倒去。
      
      孟则知眼疾手快,快步走上前去,一手抓住走廊围墙上的栏杆,另一只手拦在那人腰上,往怀里一带,稳住了身形。
      他心底不由的松了一口气,缓过神,一股若有若无的香味袭来,像荷叶,又像是薄荷,闻不大真切。
      
      听着耳边渐渐放缓的呼吸声,孟则知松开环在怀中人腰上的手。
      那人转过身来,二十四五上下,生的清秀。皮鞋,黑色西装裤,白色衬衣,袖子挽到手肘处,露出线条优美的小臂,大概是因为天气热,也没系领带,扣子解开到第二颗,露出里面精致的锁骨。
      
      孟则知眸光微闪,直到一道湿热的气息打在他的下巴上,他这才回过神来,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两步。
      他的目光落在散落一地的书本上:“抱歉!”
      
      几乎是异口同声,那人扫了一眼孟则知的上下耸动的喉结,抿唇说道:“抱歉!”
      空气安静了一瞬,似乎也没什么好说的,两人蹲下身,收拾起地上的书本来。
      
      等到书本重新整理好,孟则知站起身来,冲着对方微微颔首,那人点头应了,两人这才错开身,一个上楼,一个下楼。
      
      孟则知并没有把这个小插曲放在心上,他抱着书去了数学系资料室,又借了几本最新一期的数学期刊。
      没成想刚刚走出图书馆大门没多远,天色突然暗了下来,没一会儿的功夫,几道雷电闪过,豆大的雨点淅淅沥沥的砸了下来。
      
      孟则知一手抱着书本,一手高举到头顶,迎着风雨向不远处的班车候车亭跑去。
      到了地方,孟则知拍掉衣服上的水珠,眼角的余光一扫,才发现竟又碰上了那人。
      他轻轻的点了点头,算是见礼。
      
      本就只有过一面之缘,看对方没有想要搭话的意思,孟则知也就歇了攀谈的心思。
      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,静静的站着。
      
      伴随着湿冷的秋风,雨越下越大,看起来一时半会儿的消停不了,周身的温度也跟着降了下来。
      
      孟则知敏锐的听到了耳边传来的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。
      他这才想起来,身后那人只穿了薄薄一件衬衣,这大风刮着,只怕是冷着了。
      
      孟则知下意识的伸手就要去解外套的扣子,可转念一想,又觉得唐突,只好把解开的扣子又给扣了回去。
      他想了想,先是往后退了两步,又往右边挪了半步。
      
      正搓着手臂的祝正卿吸了吸有些发痒的鼻子,突然间感觉到迎面刮来的冷风小了很多,他一抬头,正对上一堵黑色的墙。
      不、不是墙,是一个逆着光的男人。
      又回想起刚才在图书馆的时候,对方抱住他的那一幕,祝正卿两耳微颤,垂下头看着地面,脸上的表情有些说不清道不明。
      
      就在孟则知站的两腿都快要发麻的时候,雨终于停了。
      他轻舒一口气,抬脚出了候车亭。
      
      看着孟则知的背影,祝正卿抿了抿唇。
      这么老的男人,估计连孩子都上小学了。
      这么想着,他抱着书,向和孟则知相反的方向走去。
      
      回到办公室,打发走第二批过来报到的学生,孟则知打开电脑,在浏览器搜索栏里输入‘五步蛇’三个字,然后摸出手机,按照网页上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。
      
      “喂,曹县养蛇场吗?我想订购一批五步蛇蛇毒。要蛇毒做什么?哦,我是京城大学的教授,有一项实验需要用到五步蛇蛇毒。”
      
      “不要干粉,我需要的是新鲜的毒液。四十一克?暂时,先要一百克吧……好的,等我加上微信之后就把钱和身份证照片发给你。”
      
      挂断电话,已经是正午时分,想着反正下午也没课,孟则知在学生群里说了一声,就回了家。
      吃过午饭,孟则知跑了一趟超市,再出来的时候,手上多了一个果篮,然后开车去了医院。
      
      “老师!”
      疗养院里,孟则知从抽屉里摸出一把小刀,而后拆开果篮,拿出一个苹果,坐在床头削了起来。
      
      躺在病床上的正是前身的授业恩师万哲先教授,马上就要过九十大寿,住进疗养院已经五六年了,有专门的医生护士照看,老人家的精神状态看起来相当好。
      
      万教授理了理手中的报纸,看都不看他一眼,只是说道:“你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我这个糟老头子?”
      
      “想请老师您帮个忙!”孟则知老老实实的说道。
      万教授也没了看报的心情,好声没好气的说道:“如果你想说的是学校不给你招生名额这件事情的话,那就不用说了,傅院长之前和我通过气儿。”
      也是,没有他的同意,学校怎么可能会擅自做出这样的决定。
      
      “不是这件事儿。”孟则知面色不变。
      “嗯?”听见这话,万教授放下手中的报纸,抬头看他。
      
      “师姐她还在华清大学吗?”
      孟则知口中的师姐是万教授的大女儿,和万教授不同,孟则知的这位师姐对数学并不感冒,反而是在微生物学上有很高的造诣。
      
      万教授一脸骄傲:“麻省理工那边请她过去任教,她答应了,下个月就走。”
      他斜了孟则知一眼:“怎么,有事儿?”
      
      听见这话,孟则知忍不住的皱起眉头,又怕万教授担心,气出个好歹来,只能是含糊着说道:“有点事情,想进生物实验室。”
      
      是了,他这才想起来,他这个弟子大学第二学位修的生物。
      万教授一脸迟疑,他看向孟则知,把人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,说道:“你和以前不大一样了。”
      眉眼间没了戾气,看起来温温和和的。恍惚间,万教授有种自己又看到了当年那个冷静自持的弟子的感觉。
      
      “经历了这么多事情,总得有点成长不是。”孟则知切了一小块苹果给他。
      万教授伸手接了,咬了一口,问道:“很重要?”
      说的是孟则知想进生物实验室的事情。
      
      “性命攸关。”孟则知无奈说道。
      万教授不觉得孟则知会骗他,更何况这个弟子除了品行不佳之外,还没让他失望到决意放弃的地步。
      俗话说儿女都是债,这学生也一样。
      
      “你师姐那边肯定是没办法,不过我知道有一个人肯定能帮你。”万教授说道。
      
      孟则知眼前一亮:“老师?”
      
      算了算了,不就是豁出去一张老脸吗?
      万教授唉声叹气:“你师姐的师弟回国了,他是蒙塔尼教授的关门弟子,也是我老友家的孩子,京城大学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请回来的。”
      蒙塔尼教授是世界知名的生物学家,拿过诺奖的那种。
      “等晚上的时候,我帮你打个电话问问。”
      
      “好。”孟则知松了一口气,有万教授出马,事情就已经成功了一半。
      他说道:“等您九十大寿的时候,我给您送一份大礼,保证您喜欢。”
      万教授轻哼一声,这话听起来很受用就是了:“行,我等着。”
      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  • 网友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,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,且扣除1个月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