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   目录  设置

1、第 1 章: ...

  •   
      引子
      晋江以为自己的CPU又运转不灵了,暗中还在得意——都是自己太受欢迎了,不仅有主动充值的读者,还有那些前仆后继的作者,为自己带来源源不断的人气与收益。却听到一个声音在主机里回荡:“汝受万千怨念,得各方连绵不绝之因,当入轮回以做回报之果。”
      
      难道是有黑客攻击网站?晋江想通知管理员好阻止黑客,却听那声音又道:“就罚你进怨念最深之处先行轮回吧。切记,时空虽换,公道莫变。若有私意,网站永远瘫痪。”
      
      晋江只觉自己变成一缕思绪,就要被一处旋转的时空吸入,忙大声问道:“你是谁?”
      
      那声音冰冷无情:“天道。”
      
      “天道?”晋江自己就有不少玄幻文提到过这人,一般人是不能抗过它的。于是只好认命地问:“那我什么时候能回来?”
      
      天道回答道:“完成你附身之人的心愿。”
      
      “那样我就可以重新估我的网站了?”晋江觉得只是完成一个人愿望的话,有那么多书籍在手,就算是做个参考吧,也能分分钟搞定。
      
      天道冷冷一笑:“是把所有对红楼同人有怨念人的心愿,统统完成一遍。”
      
      这还让不让网站运行了?晋江开始操起自己的心。要是自己真的长期在轮回之中,那网站咋办?作者咋办?读者想投诉找谁?最重要的是,那些收益,可怎么办?
      
      可惜还不等晋江再问出来它的那些怎么办,已经被吸入了那处旋转时空之中。
      
      花香未必袭人(一)
      
      “珍珠,珍珠?”有声音在耳边不耐烦地叫着,做为一个合格的的网站 ,有点击必须迅速回应是它对自己的一惯要求。晋江一回应,这个叫珍珠的人就睁开了眼睛,晋江算是知道了自己附身之人的名字:珍珠。
      
      自己现在就是这个珍珠的灵魂了。做为一个时时自我清洁的网站,晋江没有茫然也没有尖叫,只是定定地看着那个推她的人。
      
      被人看没什么,可是被一个人没有一点感情地注视就不是那么好受了。来人不解地问:“珍珠,你怎么了?”原来一直不是和人最好吗?
      
      已经换了芯子的珍珠开始整理原主的记忆,还不时地动一下手、转转头什么的,没办法,原来一直以数码形态存在的晋江,对以“人”的形态存在还真不习惯。
      
      “快点吧,一会儿史大姑娘就来了。”那个人也和这个叫珍珠的人一样大小,看来和珍珠关系不错。
      
      “史大姑娘?”珍珠(从此晋江改名喽,撒花)还没接收完原主的记忆,没有什么大印象。
      
      “你忘了,不是上次老太太娘家来人,里面那位姑娘比我们小些,老太太让你陪着来?”那人忙忙地对着珍珠说:“上次史大姑娘就喜欢你,说不定这次还会点你伺侯呢。要是让你伺候,你可得也叫我在大姑娘跟前露个脸。”
      
      这时有人在外面喊:“玻璃、玻璃。”那人应了一声忙出屋去了,临走还望着珍珠说:“别忘了。”
      
      珍珠这才开始从容接收起原主的记忆来,只是一边接收一边想起在网站上出现的国骂,她觉得自己有点理解那些作者用国骂时的心情。
      
      看看它被轮回到哪里?万年巨坑《红楼梦》。
      
      难道天道所说怨念最深的地方,就是那些红楼同人文?可是明明在网站上,这个红楼的同人已经自带流量,有大量的受众了,怎么会是怨念最深的地方?
      
      再看看它穿成了谁?珍珠,就是将来那个贾凤凰的准姨娘,全红楼最有名的贤惠人——花袭人。晋江想它要是现在用表情包的话,一定能用得上那面条宽的泪。
      
      珍珠忍不住自己也生出些怨念来。它虽然只是一个网站,可是一切在它网上运行的电子书,它都了解的一清二楚,能不知道这位现珍珠、候补袭人,几乎在所有的红楼同人文中,都让人给黑出了翔?
      
      晋江清楚许多作者的套路,了解许多作者的梗,知道他们都是如何黑这位贤惠人的,光它不完全统计的套路就有:得不偿失型,所求不遂型,求生不能型、求死不得型,代人受过型...所以它是真的不觉得自己有附身在这个人身上的必要。
      
      就算是红楼同人文汇集的怨念真的很深,你可以让它改天换日,可以让它浴火重生,可以让它成就木石前盟,或者让它给林仙子找上十个八个靠谱又靠谱、心中眼中只有仙子一人的老公。就不必让它附身到一个简直无法操作洗白的人身上吧?
      
      晋江没有人的情感,珍珠也就流不出眼泪,可是,它觉得现在理解了那些明明用语清洁,却莫明被和谐作者的心情。那份欲诉不能、那种求助无门,正是珍珠此时相向天道表达的。
      
      想起了天道,珍珠才想起那个天道曾经说过,只要完成了附身之人的心愿,就可以离开这里,就算是不能马上重新做回网站,可也比做一个人人欲诛之而后快的人强吧?珍珠赶紧翻看起了原主最后的愿望。
      
      看完了原主的愿望,珍珠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向天比一下中指,它现在又理解了一个词语:操蛋。这算是个什么愿望呀,说出去能有人信?
      
      一个曾经早早爬了贾宝玉床、立志做贾凤凰身边第一人的贤惠人,一个侍候谁就一心一眼都是谁的实心人,一个以丫头之身却对着宝二奶奶人选评三说四的人,怎么会有这样朴素的愿望?
      
      原来的袭人,还真的是在贾宝玉出走之后,让薛宝钗嫁给了蒋玉菡。可是她已经不是清白之身,蒋玉菡又是个下九流的戏子,两口子日子能过得好到哪儿去?不过是黄连木做木鱼——外表光鲜里面苦罢了。
      
      加上袭人的娘家哥哥花自芳,还以为妹妹还是那个荣国府里的准姨娘,天天不是找她要钱,就是让她给侄子侄女买东买西,渐渐让袭人对娘家人先死了心。
      
      好在最初,那蒋玉菡还能唱戏,捧他的人也多,银钱还是不缺的。不过蒋玉菡在外头是一副如女儿一般柔弱的性子,回家对上袭人,却因在外压抑得久了,总算见到一个不如他的人,是一言不对就要动手,请袭人尝尝肉包子的味道。
      
      至后来,蒋玉菡年岁渐长,身段不似旧时,嗓子也粗哑些,已经无法唱戏,却又没有别的营生,日子过得一日不如一日。袭人挨打的日子就更多了。谁知就在这个时候,她又遇到了那离家的贾宝玉。
      
      看到贾宝玉时,他正向着人开口讨要吃食。说来袭人对贾宝玉怎么能全无情意?见他落魄,想着那蒋玉菡说过,他与贾宝玉也是旧识,就将人请到家中,好照应两日,就算她们的日子也不大好过了,可是管他几天饱饭还是能的。
      
      不想就是这一请,才算是请来了她命里的煞星,先是蒋玉菡在厨房对她大打出手,怪她不该不问自己这个丈夫的意见,就带了野男人回家。可是对上贾宝玉,他却又换了一幅嘴脸,笑得殷勤。
      
      接下来的日子更加不堪,蒋玉涵看宝玉的眼神,竟越来越不对劲起来,不管是不是当着袭人的面,就对着宝玉上下其手起来。偏那宝玉因失了玉,灵性全无,性子似痴似颠,全不知蒋玉涵之举不妥。袭人无法,只好自己时刻跟着些,让那蒋玉涵有些避讳。
      
      谁知那个蒋玉菡越发无耻起来,只说袭人对宝玉旧情不忘,要不怎么会这么护着他?若是再坏他的好事,那自己就拉着他们两个一起共同取乐。反正原来三人谁没见过谁是什么样子,不过是现在换个上下而已。
      
      就算是自己曾经爬了贾宝玉的床,可是自从嫁了蒋玉菡,也就熄了那份心思,不过是念着旧日里情份,想着周济宝玉一二,却让蒋玉涵说得这样不堪。而宝玉还不知就里,只在一边木呆呆地不知道想些什么。
      
      袭人一时悲从中来,还了一句嘴:“我们纵使下贱,可也该知道知恩图报,宝二爷当时是怎么对大爷来,大爷竟一点旧日之情都不念?”
      
      蒋玉菡当时爆起,对着她就是一顿拳脚不说,嘴里更是骂声不绝:“若不是他这个软蛋,没等人打骂就把我供了出来,我早就远走高飞了。何必不人不鬼这些年。没见到他就打死,就是要让他知道知道,在人身下是个什么滋味!”
      
      看着木呆呆的宝玉,袭人下死力气拉了他往门口走,大声告诉他太太等着他家去呢。听到太太二字,宝玉似有所感,竟真的要出门。
      
      到嘴边的鸭子,蒋玉涵如何肯让他飞了?自是想着上前去拦。不想袭人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把剪子,对着蒋玉涵就挥了过去。
      
      蒋玉涵一个不防,被她刺到了手臂上,又痛又气,忍了疼,上前与袭人夺她手上的剪子。到底男人气力大些,没几下已经抢了剪子在手。
      
      袭人已经心如死灰,她又动了,不过这次没等蒋玉菡把剪子刺到她身上,她已经将自己的头撞到了墙上。在闭上眼的那一刹那,许下了让现在的珍珠无语的愿望。
      
      早早赎身,早早出府,做个自吃自种的平民,再不与贾家有任何瓜葛。
      
      这还是那个早早投靠了王夫人的袭人?现在的珍珠就算是看了袭人后来那段不堪的记忆,也不觉得这个会是她的愿望。
      
      原著里可是明明白白写着,那袭人被贾宝玉一脚踹吐血后,才“不觉将素日想着后来争荣夸耀之心尽皆灰了。”说明袭人原来是真的很有上进心的人,就有未完的愿望,也该是做个宝二奶奶之类,才符合她争荣夸耀之心吧。
      
      大概是因为自己刚刚附身到人身上,天道觉得自己还不大熟悉这个时代,才找了一个这样容易完成的任务让自己练手吧,珍珠想得很美。
      
      却不知道远处正在观察于它表现的天道,自己又在冷笑:“一个卖了死契的丫头,要是得不到主子的欢心,能有多少钱财?有多少脸面?想赎身,哼哼。”话中释放出来的信息,比冷笑更让人觉得冰冷。
      

  • 作者有话要说:  新坑已经于5月25日正式开坑了,与大概一起填平它吧。来到的天使们,本文是快穿哦,还是可怜的晋江直接穿的哦,被黑的晋江将怎样杀了一条光明之路?文名虽然虐,可是装得是爽文的酒。请收藏本文,与大概一起,享受不可能完成任务的快感吧。打滚求收藏、求收藏、求收藏。
    新文预收:《风景》文案:裘娜满怀向往地与李明亮走进婚姻,才知道凤凰男不出轨不过是诱因不够强大。既然你是渣男,天涯路远,请永远别再出现,你只配在我的身后,仰望我在自己的努力下,一步步升得更高,走得更远。还敢刷存在感,就打脸得让你知道,光有后悔什么也不能改变。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  • 网友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,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,且扣除1个月石。